甚至已经危及到市民的身体健康

甚至已经危及到市民的身体健康

建筑学上有一个名词叫“城市天际线”,即“以天空为背景的建筑、建筑群或其他物体的轮廓、剪影”。如果说几十年前,西安的天际线就是钟鼓楼、大小雁塔和城墙这几座古建筑的轮廓,那么现在,越来越多的高层建筑在西安拔地而起,则构成了西安新的天际线。

李昊认为,像西安这样有历史文化积淀的城市,在营造天际线时首先应该考虑现代建筑不要对传统建筑造成太多侵害。虽然近几年,西安市也曾制定过一些限高措施,来保护城市天际线。但总是有新建建筑,因为各种原因而突破限高。

(责任编辑:石兰)

2011年12月,“烂尾”了许多年的陕西信息大厦终于竣工,并以228米成为了西安最高的建筑。而就在它竣工几个月前,两座设计高度达到200米的双子塔建筑也在西安高新区奠基,并在2012年时将建筑设计高度拔高到270米。正当双子塔在如火如荼的建设时,位于西安南郊东八里村的四幢摩天建筑高调开工,其中两幢的设计高度将达到280米,将成为新的西安高度。

“在西安,钟楼、鼓楼、大小雁塔还有城墙,一直以来都是西安城市的最高点。这几座中国式建筑的轮廓线,勾勒出西安的天际线,这是传统的东方建筑格局,表达了中国的文化传统,体现了城市的历史文化积淀。”研究城市景观设计的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李昊说。

近几年,西安市也曾制定过一些限高措施来保护“城市天际线”。但总是有新建建筑,因为各种原因而突破限高,于是就造成类似图中“现代建筑骑到了南门头上”的局面。

“巴黎的高层并不多,难道就不是国际化大都市?”在李昊看来将高层建筑等于现代化,这本身就是个伪命题。

“现在的西安高层越来越多,给人造成压迫感也越来越强,如果未来国际化大都市都是这个样子,恐怕就有问题了。”李昊补充道。

在他看来,如今城市里高低错落的楼宇,形成了一道屏障,从各种角度阻挡流经城区的地面风,使城市风速明显低于郊区,造成外来凤裹挟的各种污染物在城市集聚沉降,而城市中的静风地带又无法将环境中漂浮的污染物稀释与外散。

所以除了工业污染和尾气排放之外,齐嘉华认为过于密集的高层建筑也是造成冬季灰霾天气增多的一个重要原因。

他认为这样平缓低矮的曲线,其中蕴含着丰富历史内涵,才应该是属于西安的天际线。但在如今这个强调国际化、现代化的时代,历史并没有被太多关注,所以西安传统的天际线也被不断的打破。

而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文化研究所所长祁嘉华则强调,西安逐渐“长高”破坏的不仅仅是天际线的美观,甚至已经危及到市民的身体健康。

西安人曾戏谑南门外的建筑为“左边棺材右边庙,前面是个冲天炮”,而如今站在南大街上向南门看去,已经有多座现代建筑“骑到了南门的头上”,在李昊看来这样的布局“非常的奇怪”。“还有钟楼和大雁塔,作为城市的中心,它们的高度在以前可以俯瞰一切,而现在周围的房子都比它高,它们倒显得挺可怜的”。

阅读次数:
 

上一篇: 同一自然年度内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